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留阳旭日

网络文摘 视频编辑制作

 
 
 

日志

 
 

谷春立外号谷大扒 一挥手指哪哪没了  

2015-10-30 12:39:36|  分类: 综合热点史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谷春立外号谷大扒 一挥手指哪哪没了 - 留阳旭日 - 留阳旭日

 

谷春立外号谷大扒 一挥手指哪哪没了 - 留阳旭日 - 留阳旭日

吉林首虎谷春立情妇徐小艳照片


“谷大扒”与“一指没”

  2005年12月,48岁的谷春立卸任沈阳铁西区区长,升任鞍山市副书记、代市长,从副厅级干部提为正厅级,三个月后转为市长,这次升迁被视为对谷春立主政铁西区三年工作的肯定。

  “他一到铁西区就开始东搬西建,上百家大中型企业被搬迁,又引进来不少商贸和金融企业,原来铁西区又老又旧,谷春立还是很有魄力的,打造出了一个投资新城,现在铁西的商业格局主要是他那时候留下的”,沈阳铁西区一位了解谷春立的人士介绍,谷春立赴任鞍山,在铁西建设中和谷春立关系密切的一批开发商也跟去了鞍山。

  十年前的鞍山,主街胜利路两侧,都是三四层的旧楼,但因居住人员密集,拆迁难度大,几任领导想动迁都无奈放弃。

  谷春立来后,在全长9.1公里的胜利路沿线大范围动迁,将其打造成鞍山最为繁华的商业街,百姓对他留下“有魄力”的印象。

  但据鞍山市民回忆,谷到任鞍山之后,沈阳铁西区被动迁的居民仍然成批到鞍山市政府门前,找谷春立要求解决遗留的回迁问题。

  很快,鞍山全市也开始了大面积动迁,百姓看法从期待变成不安,“不切实际,不计后果,扒的时候蛮横强硬,但并没有回迁的承诺”。同期开始的动迁太多,租房价格上升,发放的租房补偿仅够房租1/10。

  在鞍山拆迁住户看来,未经国家法定程序的拆迁成为常事,市里开一个会议,贴一纸通知,就可以决定一个地块是否被动迁,尤其是谷春立决定的山南、达道湾区域拆迁,百姓称之为“一指没”。

  鞍山市民回忆,谷春立在位后期,他们最怕听到的两个字就是“动迁”,提心吊胆的鞍山市民给谷春立起了“谷大扒”的外号,流传甚广。

  “谷氏拆迁”中,补偿标准并不公开透明,觉得补偿不合理的住户大多遭遇强拆,拆前被社会人员押到车上或关起来,人放回来一看,房子已经推倒了。在网络上,至今留有不少因强拆被打的百姓照片和自述。

  鞍山市民至今提起为之可惜的,是鞍山市教委大楼。耗资6000万元建设的鞍山教委大楼仅仅使用5年就被扒掉。耗资两亿元,在2009年新建的鞍山市体育馆以及仅仅使用10多年的工商大厦、公安局大楼等公共设施,都以“有碍市容”的名义从人们的视线中消除。

  网友根据鞍山官方媒体数据汇总,发现谷春立在鞍山期间,为了实现“万水千山百湖城”大鞍山梦,主导实施“城市再造”工程,前前后后拆扒片区44个,涉及居民92766户。

  据鞍山市房地产开发办公室2012年9月发布的消息,拆迁涉及鞍山的54个自然村的48674户农户。这还不包括山南小区2059户和在农村推行“农村城市化”而毁掉的11个自然村。

  在风传谷春立欲扒掉鞍山多所中小学并集中搬迁到郊外时,引发当地干部群众的举报潮。

金胡新村强拆“涉嫌构成犯罪”

  8月2日深夜,鞍山市高新区金胡新村响起一阵鞭炮声,因谷春立落马聚起的几个村民感叹,“谷大扒终于走到了今天”。

  金胡新村,位于鞍山钢铁公司所属的齐大山矿区脚下。数个知情人士认为,金胡新村强拆和其中的利益输送是导致谷春立落马的直接“导火索”。

  鞍钢下属全资子公司鞍千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鞍千矿业),十年前落户在由四个村合并而成的金胡新村,至今共进行了三期征占拆迁,面积达到1500多万平方米,征占土地始于2004年国家发改委一份《关于鞍山钢铁(集团)公司西区建设和老厂改造规划的批复》。

  激烈冲突源自2006年开始的二期征占,到鞍山任职一年的谷春立市长根据上述文件,代表鞍山市政府与鞍山钢铁集团公司签订了一份土地转让《协议书》,鞍山市政府从鞍钢获得土地出让金数亿元。

  鞍山市知情人士介绍,鞍山市政府根据这份《协议书》,由谷春立个人决定,亲自签署“拆迁请示”,未经任何行政机关裁决和司法机关裁定,调集大批警力,组织有城管、民兵、村委会等组织参加,进行了大规模的强制拆迁活动。

  这次拆迁罕见地被交给金胡新村村委会,村党委书记樊洪义在2010年一次动迁会议公开表示,“鞍山市把动迁事宜交给金胡新村村委会来办理,动迁资金,包括林木补偿及行为由我们金胡新村村民委员会来办理。天下没有,鞍山市少见”。

  但村民反映说,村委会经常自定标准,村民差不多面积的院子,补偿标准会有十倍的差距,部分村民不愿接受不合理的补偿,等待的结果是强拆。

  2012年6月20日,没有经过任何行政机关批准和法院裁定的情况下,几百名人员驾驶警车、铲车,后面跟着救护车,驶向鞍山市最大的牛蛙养殖大户、金胡新村胡有库的农场。

  据农场人员讲述及现场录像显示,当时农场人员被强行拖上山,育种母猪、待乳羔羊被铲车、拖车压死,农场的养殖场、牛场、加工厂、鱼塘、办公室等被砸毁。

  胡有库随后将金胡新村和鞍千矿业列为共同被告,以民事侵权为案由,将他们告上了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索赔标的高达1.59亿元。

  对此次拆迁,鞍山市政府矿山二期征地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出版的简报称,“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在公安、综合执法部门的大力配合下,完成了西大背采区内最后一户林蛙养殖户动迁工作,影响矿山二期西大背采区正常生产的最主要障碍得以清除。”

  知情人士透露说,2012年9月20日,发改委派出工作组前往鞍山约见谷春立,询问谷春立强行拆迁的根据。谷当场表示:“不拆了,不拆了。”

  2012年9月29日,国家发改委下发了《关于鞍山钢铁集团公司老区铁矿山改扩建规划项目核准的批复》,这份“中央批复”使金胡新村的人们意外发现,自己被强迁的房屋,被占用的土地,都不在2004年4月28日国家发改委的批复范围之内。

  但强拆并没有停止,2013年3月14日再度强拆,多家媒体转发报道《鞍山金胡新村遭强拆,多人被打未补偿》,文章称,在未补偿的情况下,3月中旬镇领导指挥,数百人围住村子,两百多人持镐将村民赶出房屋,随后铲车将二十多户的房屋及多个蔬菜大棚推倒。多人被打,电视冰箱等物品被砸,有村民被迫搭窝棚居住,并配发了多户村民家被砸毁、住在临时窝棚的照片。

  事件发生后,多位法学专家在北京大学法学院,对鞍山市政府强拆依据——谷春立与鞍钢签订的土地买卖《协议书》的效力进行论证。

  论证结论认为:“《协议书》不能作为强制拆迁的根据”,“本案系严重的违法行为,甚至涉嫌构成犯罪”。

安置费没了,鞍钢领导最怕谷揩油

  南都记者在鞍山采访期间,市委宣传部和高新区外宣办均未接受采访,齐大山镇领导避而不见,只有金胡新村党委书记樊洪义回应称,鞍钢占地的手续后期都补全了,动迁是谷春立指导政府人员干的。动迁区正是鞍钢采矿放炮区,对不愿离开的百姓是上了点手段,那只是出于安全着想的“强制驱离”。

  樊洪义介绍说,在搬迁的两千多户中,现在只有七八户仍在告状,也是因为市里、区里没有正确处理,百姓诉求过激。

  但一位被强拆百姓告诉南都记者,现在至少有上百人仍在不断向上反映曾遭遇的不公,先搬离的住户只拿到十余万补偿款,买不起新房,又失去了土地,很多村民生活陷入了困境。

  2013年3月3日上午,鞍山市千山区人民法院复审金胡新村民状告鞍山市千山区公安局行政处罚一案。村民对强拆中的暴力提起行政诉讼,“谷春立曾下令将金胡新村抗拒拆迁的村民几十人抓到鞍山市千山区公安局,其中五人被以妨碍生产秩序处以行政拘留,两人被以扰乱公共秩序被刑事拘留”,后来全部释放。

  一份记录庭审细节的文章显示,鞍千矿业代理人在庭审时称:我们已经给了鞍山市人民政府39亿元,至今要钱没有,要地也没有……

  鞍钢一位退休领导回忆说,谷春立在鞍山任职时,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原会长到鞍钢调查,调研会上曾表示,鞍山市要给鞍钢帮助,国家给鞍钢在千山建矿的拆迁安置费,市里不能给挪用了。

  鞍钢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现任领导则表示,很害怕谷春立来鞍钢,一来就要揩油。鞍钢近年不再招收鞍钢子弟的转业兵,而是给每人六万元安置费,由鞍山市政府代为安排,但据他了解,鞍山市政府并未足额发放。

“谷氏动迁”后的烂尾工程与债务风险

  鞍山司法系统一位退休干部回忆,谷春立干满一届时,曾想离开鞍山,但当时鞍山财政亏空、拆迁矛盾突出,领导层不愿接手烂摊子,竭力劝他留任。

  2013年初,谷春立被提拔到吉林省做副省长。他在鞍山曾着力布局的一些大工程,烂尾至今。

  “如今,横亘美丽千山东西的百里钢城,记录着共和国工业发展历史,有着东方鲁尔称号的鞍山,已经被谷春立破坏得千疮百孔,蹂躏得东倒西歪,一栋栋烂尾楼,直插云霄,一片片耕地,杂草从生,十万户市民颠沛流离”,鞍山网民在博客上记录着谷走后的鞍山。

  “谷氏动迁”时期的动迁户至今仍有尚未回迁居民,时间长的住户已经租房等待了六七年。南都记者向鞍山市委宣传部提出采访,但对方拒绝提供准确数据。

  一个面积巨大的烂尾坑位于鞍山高新区科技广场原址,被称为“败家工程”,曾是高新区的休闲公园,但被卖给开发商,在地下修建商业街。

  五年前,科技广场被整体“开膛破肚”,施工不久停工,现在破损的地下建筑裸露着,中间积满臭水,无人问津。

  谷春立着力在内陆城市鞍山打造“百湖城”,2012年10月,谷春立曾在视察大德御庭项目时说,鞍山要切实加快城区改造步伐,要注重商业地产的发展。在城市改造过程中,要按照“万水千山百湖城”的要求,多发展水系,多注重生态保护,让楼宇置于山水之间。

  据鞍山日报报道,2009年3月28日下午,市长谷春立在市政府会见香港某公司副总经理一行时说,鞍山正在围绕“万水千山百湖城”主题打造城市地产,正在改造开发的万水河(原南沙河)畔更是投资滨河地产的最佳投资地段。欢迎香港公司选择合适地块进行开发,鞍山将提供大力支持。

  当地市民介绍,千山七号桥附近一度人工开掘河道蓄水建湖,甚至引鞍山用于饮用的水库水来灌湖,谷春立离开鞍山后,这里几近断流,周边计划的商业也一并停工。

  一份鞍山房地产市场调研报告显示,在2005年以前,鞍山市土地出让较少,主要依靠老工业支撑城市经济发展,房地产等第三产业发展相对滞后,2006年开始,鞍山市土地出让规模呈现爆发态势,房地产业迅速发展,土地出让金的增长率在2006年达到1000%的恐怖速度,之后开始逐年下降,但依然达到100%以上。

  2005年这个分水岭后,鞍山迎来了他们的新市长谷春立。不可否认,超高土地出让金增长率和土地出让金折射出的是谷春立时代鞍山房地产业的爆发与迅猛发展。

  但鞍山退休干部的举报显示,谷春立任职期间,给鞍山留下了数目惊人的政府债务。

  “鞍山政府未来几乎十年的钱都在谷春立在位时花出去了,接任的班子几乎没有什么花钱的大动作”,对当地情况了解颇深的人士透露说。

  2015年鞍山市政府工作报告在第一部分结尾处提出,“全力防风险谋长远。严格落实国务院《关于加强地方政府性债务管理的意见》,严控债务规模,优化债务结构,提高使用效益,防范债务风险。债务融资成本降低3.5个百分点”。

  “谷春立给鞍山留下的伤害,除了物质上的破坏,还有数年难以平复的精神伤害”,一位一直上告的鞍山人介绍,目睹过强拆场面、父母被打的孩子,曾经被吓得不敢去上学。

  如今,谷春立落马消息传回鞍山,百姓在感慨之余,更多的是面对鞍山现状的无奈哀叹。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